您好,欢迎光临湖南政协门户网站!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唐群英:同盟会第一个女会员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 时间:2013-10-11 来源:湘声报

01.jpg 

  从衡阳市出发,上314省道,过南岳,经福田铺、岭坡、望峰、白果、江东,就到了衡山西北部的新桥乡黄泥町村。黄泥町村是一个典型的山谷小盆地,秋日的艳阳下,透过层层的稻田,远远地可以看到一个青砖黑瓦白墙,依山傍水的小院,黑漆门匾上书写着“是吾家”三个字,门联为“是足下青云起处,吾家中紫气盈时”。这就是中国同盟会第一名女会员,我国近代女权运动创始人——唐群英的故居。

 

  唐群英的次孙子唐明老人,将记者一行迎进这座始建于清同治三年,至今已有146年历史的小院。

 

  革命启蒙

 

  唐明告诉记者,“是吾家”过去只是唐群英故居的一个小部分,完整的建筑叫做“三吉堂”,有一百多间房子,占地四千余平方米,由唐群英的父亲唐星照建造。庞大的“三吉堂”建筑群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拆毁,如今空余“是吾家”。

 

  唐星照为湘军提督,带领湘军屡建奇功,33岁诰授镇威将军,官至一品,因自悔年少时读书少,多年征战杀戮太重,不到40岁就告别官场,专心在家孝亲课子。

  唐群英是唐星照的第四个孩子。虎父无犬女。5岁时,唐群英便在此启蒙读书,写过“邻烟连雾起,山鸟唤晴来”的佳句。

 

  20岁那年,唐群英遵母命嫁到邻县湘乡荷叶塘,之后有了一个女儿。在夫家,她遇到了一个对她一生影响极大的人——秋瑾。

 

  唐群英的丈夫曾传纲,是曾国藩的堂弟;而秋瑾的丈夫王廷钧,是曾国藩的表侄,家也在荷叶塘。唐群英和秋瑾可谓一见如故,她们常一起吟诗比武,探讨国事家事。而就在这年冬天,唐群英的女儿夭折了。次年8月,不幸再次降临,她的丈夫又突然病故了。

 

  之后,她又与秋瑾数度重逢,虽时间不长,但从秋瑾那里,唐群英了解了时局。在她看来,国家受辱,女子岂能坐视不理?天下兴亡,应该人皆有责!

 

  应秋瑾之约,1904年秋,33岁的唐群英辞别“是吾家”,飘洋过海前往东京,并于第二年考入了东京青山实践女校。

 

  同盟会第一位女会员

 

  正是在东京,唐群英经人引见结识了黄兴、宋教仁等湘籍志士,而他们的事迹,唐群英早在东渡之前就听说了。随后,她加入了黄兴等人成立的华兴会,成为该会唯一的女会员。

 

  在由孙中山、黄兴主持召开的中国同盟会筹备会议上,唐群英与宋教仁、陈天华等70余人一齐宣誓加入了同盟会,她也由此成为同盟会的第一位、也是最年长的女会员。

 

  秋瑾就义的次年,唐群英回国。此行目的,一为探望生病的母亲,同时也是受同盟会委派,回国宣传同盟会主张并联络各地革命者发动武装起义。

 

  1911年秋,唐群英再次回国向同盟会中部总会宋教仁报到,并随即在上海发起并领导了多个女子团体。她先是与张汉英创建了“女子后援会”,募集粮饷军资送往前线。随后,又挑选青壮女子组成“北伐军救济队”,奔赴战地,救护伤兵。

 

  1911年11月,江浙联军准备攻取南京,以缓解首义之区武汉的压力,并巩固东南地区的革命成果。但联军子弹太少,再加上南京据长江天堑,又工事坚固,始终未能奏效。

 

  此行之前,唐群英找到时任江浙联军总司令的李燮和,请求将她组建的女子北伐队编入联军。获得批准后,她又在另外几位女同志的帮助下,用三天时间组织了一支两百余人的女子队伍,请联军司令部负责短期集训。同时,李燮和又将半个月前组建并经训练的女子敢死队队员50人,拨归女子北伐队管辖指挥,并委任唐群英为队长。

 

  当南京城久攻不下时,某日,几个女子作难民打扮,暗藏短刀、短枪,偷偷混入南京城,伺机杀死了守城清兵。之后,唐群英亲自挎着双枪带领女兵随大军攻城,两江总督仓皇出逃,南京光复。此役耗时近一月,既是革命军对清廷的致命一击,更堪称辛亥革命成功的奠基之战。而“女子北伐队”及“双枪女将唐群英”也由此声名大振。

 

  鉴于唐群英的卓越功绩,黄兴、宋教仁双双为其请功,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在南京接见了唐群英,并亲自授予其“二等嘉禾”勋章,称她是“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

 

  争平等大闹参议院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制定的《临时约法》竟然没有女子参政的规定,比起同盟会政纲中“男女平权”后退了一大步。

 

  为此,唐群英等先后五次向孙中山和临时参议院上书,请求恢复“男女平权”,均未被临时参议院接受。1912年3月20日,唐群英趁参议院开会之机,率领一群女子冲进会场,打碎参议院玻璃窗,踢倒警卫兵,造成轰动全国的“大闹参议院事件”。会场上有男议员发难说:“女子无国家思想,无政治能力,与此政事,会误国机。”女议员沈佩贞反驳道:“你们这些议员大人,晚上打麻将,白天开会打瞌睡,发言打官腔,又有什么治国安邦的高见?”会场上,拍桌打椅乱作一团。

 

  1912年4月,“女子参政同盟会”在南京正式成立。会上,通过了唐群英等起草的十一条政纲:实行男女权力平等;实行普及女子教育;改良家庭习惯;禁止买卖奴婢;实行一夫一妇制度;禁止无故离婚;提倡女子实业;实行慈善;实行强迫放脚;改良女子装饰;禁止强迫卖娼。唐群英还亲自设计了女子参政同盟会会员徽章。

 

  “南北和议”后,政权落入袁世凯之手。1912年7月,同盟会召开会议,商量成立国民党事宜,唐群英获悉,国民党的党章草案中已没有原同盟会章程中“男女平权”这一条,于是冲进会场,质问主持改组事宜的宋教仁:“何以擅将党纲中男女平权一条删除?”宋教仁面红耳赤,尴尬无词。

 

  8月25日,在国民党成立大会上,党纲中仍未恢复“男女平权”条文,唐群英在众多女会员簇拥之下,走上主席台再次质问宋教仁,删除男女平权这一条,“实为蔑视女界,亦即丧失同盟会旧有之精神,因而要求向女界道歉,并于党纲中加入男女平权内容”。宋仍沉默不语,盛怒之下,唐群英给宋教仁一记耳光。国民党元老张继出来圆场,建议举手表决是否男女平权,男议员竟然无人举手,女会员们愤然离场。

 

  1937年,65岁的唐群英病故家乡,当时,不仅于右任、戴传贤、张继、覃振等国民党元老发去唁电以示悼念,时人更誉其为“女界孙黄”、“五千年来女权之曙光”、“中国妇女运动的第一声”。

 

  这个被政治拒绝的女子却因其不逊须眉,被族人视为光荣,破例将她的名字和事迹载入族谱。

 

  (参考文献:《辛亥革命在湖南》、《衡阳文史——中国女权运动先驱唐群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