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湖南政协门户网站!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众人商量,宁乡这个乡镇如何商量“众人的事”?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 时间:2017-11-23 来源:

  落实十九大精神 发挥基层民主协商作用”,“有事好商量 众人的事众人商量”——在宁乡黄材镇政务中心的会议厅,挂着两条横幅。11月22日上午,宁乡黄材镇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第二次会议在这里举行,这是继6月24日全省首次举行千人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后的传承与创新,是宁乡县政协践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生动实践。

  “目前的黄材镇的景区饭店和旅店不能满足游客的需要。我建议要在黄材周边规划一定规模、有接待能力的民宿村或者民宿部落,来满足游客的需要、留住来黄材的游客。”

  拿着话筒正在发言是邓尚志,宁乡黄材镇沩滨村党支部书记。他被沩滨村村民推选为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代表,和其他71名成员代表坐在会场。

  这72名民主协商会成员是从黄材镇17个村(社区)里,经过由户到组、再到村的层层推举。

  参加会议的主角,还包括黄材镇全体镇村干部、景区全体饭店、酒店、宾馆、农家乐、民居民俗、特产、工艺品门店业主以及各旅游景点负责人等,共超过300人。围绕炭河古城景区面临的形势和新问题,大家热情高涨,“都有话说”。

    

  第二场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围绕炭河古城景区面临的形势和问题开展协商对话,主要围绕景区规范管理提升、镇区门店经营管理等

   

  湖南省政协副主席胡旭晟出席并讲话

  胡旭晟表示,这次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是黄材镇社会管理的一次深刻变革。过去是自上而下单向管理,现在逐渐走向双向互动。从全省层面来看,这是我省基层民主实践一次开放性探索。对话充分展示居民和群众的主体性,群众参政议政的热情空前高涨。从全国来看,这是我国人民民主的生动实践。社会主义民主建设是我国民主建设的重要内容。十九大报告指出,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这在会议中得到充分的展示,也展示了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自信。

  众人的事情众人商量——

  “黄材的事情黄材人要讨论解决”

  “餐饮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要注重自身素质的提升,建议成立餐饮服务行业协会。”黄材镇金富鑫酒店经营者贺灵芝说。

  “我建议规范标识标牌、制定镇区导游图,引导游客合理规划行程、减少游客的盲目性和无序性,”黄材镇肉林餐厅的经营者金立英说,“应进一步完善老街基础设施的建设,如路灯的亮化、招牌的统一等”。

  “游客到了黄材有时找停车场找不到,找到的停车位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停车位。”黄材镇百味人生经营者王辉建议,应“合理规划景区停车场,让游客安心游玩。”

  ……

  围绕着吃、住、行等现实问题,协商对话会成员代表都结合自身经营体会和切身感受,提出建议。

  事实上,第二场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主题的设置,正是基于现实状况的需要,基于关乎黄材镇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的出现——炭河古城的开园给黄材镇带来了一系列的机遇和挑战。

  黄材镇是宁乡西部山区的一个重镇,有224平方公里,6.8万人。1963年,位于这里的宁乡炭河里遗址始被发现,有着巨大的历史意义和文化、旅游价值。宁乡高标准规划建设炭河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于2017年7月2日开园。

 

  开园至今,四个月时间里,游客已经突破150万。国庆黄金周期间,黄材镇各景点接待游客53万多人次,10月7日当天,炭河千古情连演7场,炭河古城接待游客5.6万人次,创下湖南大型旅游演出场次最高、观众数量最多的两项新纪录。

  人流如织、游客火爆的状况,超出了黄材镇群众的预期,也超出了现有的接待水平和公共配套设施建设能力。在景区迅猛发展的过程中,一些具体的问题自然出现,比如‘门前三包’问题,比如餐饮业的规范问题,比如住宿的规划、质量的提升问题等等。

  “黄材的事情黄材人要讨论解决。”黄材镇党委书记叶辉说,“目前景区发展存在同行同质竞争、公共配套设施滞后等问题,大家都应居安思危,互相警醒,主动作为。”处理好个人小家与地方大局的关系——“黄材要以乡村待客之道,善待景区的客人”。

 

  参与此次基层协商对话成员人数超过300人。会议汇报了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第一次会议共识运用成果,宁乡县各职能科局代表对协商会发言代表提出的问题和建议进行回应。

  协商工作如何推得动?

  离不开制度设计,离不开群众的广泛代表性

  “在发展过程中,我们要采用对话协商的形式,对发展带来的问题,进行协商解决。”黄材镇党委副书记、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总召集人陶浊说。

  从第一场协商对话会的召开到第二场协商对话会的组织,陶浊参与了筹备、执行全过程。“第一场协商对话会后,各村各组结合具体工作、对协商成果自上而下抓落实在贯彻过程中又自下而上地带上了一些问题。所以从制度设计的角度,从现实中自下而上的意见反馈的角度,我们要开第二次协商对话会。”

  事实上,确保协商工作推得动、协商成果接地气——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的成功实践,离不开制度设计。

  “由镇党委副书记任镇级对话会总召集人,由村支书记任村级对话会总召集人,在党组织的指导下,召开了‘镇+村+组’的三级协商对话,由党组织把好总开关,避免了协商对话会职责偏离、议题跑题,确保了协商工作推得动、协商成果接地气。”宁乡县委副书记刘亮说。

  第二次参加民主协商对话会的姜文伟是黄材村党支部书记。黄材村是黄材镇的基地村,炭河古城80%的核心景区都在黄材村。在召开黄材镇第二次民主协商对话会之前,黄材村已经举行了好几次会议。

  “我们村里形成小组,小组之上形成网格,每次民主协商的议题都是从小组到网格、再一步步反映到镇里,一层层反映的问题都是群众呼声最集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

  黄材镇沩滨村基层协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沩滨村,当景区的开门营业给当地环境卫生带来很大压力,沩滨村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主动对接两委班子、村民小组组长、群众代表开展基层民主协商,并成立“美丽沩滨自我监督小组”,在全村38个村民小组中采取“组内互评,组间抽检”的方式,对环境卫生的自我维护与自我管理交叉打分,并由“自我监督小组”组织评选产生“红黑榜”各10户。

  与此同时,要让协商工作推得动必须保证参与代表的最广泛性。黄材镇第一次民主协商对话会的75名成员,只有镇党委副书记、党政办主任2名行政干部,第二场的对话会只有5名现职行政干部,其他的都是村民代表大会代表、党员代表、妇女代表、群众代表、企业代表、乡友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贤达。从成员构成可以看出,协商对话会基本实现了去行政化,保证了参与代表的最广泛性。

  协商成果如何被利用?

  基层政府积极回应,第一时间抓落实

  在11月22日举行的第二场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现场,气氛热烈,秩序井然。当群众进行发言和提问后,宁乡县各职能科局代表、黄材镇党委书记叶辉对协商会发言代表提出的问题和建议均进行了回应。

  很多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得以解决,涉及群众屋里屋外的切身利益问题得到答复——基层民主协商对话在很大程度上融洽了邻里关系、干群关系,化解了矛盾纠纷,维护了大局和谐稳定,推动了基层社会治理创新。

  事实上,政府和群众公开面对面“打商量办事”,最后通过基层民主协商所达成的共识,能否得到基层党委政府的积极回应,并第一时间将其落实——十分关键。

  黄材镇群众对参政议政的高热情、对协商对话会形式的拥护,直接反映了黄材镇第一场民主协商对话会真正有成效。

  今年的6月24日,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第一次会议召开。当时的会议背景,是面对炭河古城即将开园,黄材镇的群众能否适应由由农村跨越城镇的景区生活,是否会做好炭河古城的管理者、经营者、宣传者和景区形象的维护者。

  镇村两级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全体镇村干部及景区商户业主、景区群众代表等近千人参会。三个多小时的协商对话会紧紧围绕炭河古城景区文明管理和生态环境保护主题,协商达成了《炭河古城景区管理文明公约》等三项共识。

  “第一次协商对话会后,大家通过民主表决形成的结果,我们都会去遵守和具体实施,制度不会挂在墙上。”黄材村村民姜文伟说。

  第一场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的成果,直接体现在了黄材镇文明治理、景区生态保护大幅改进上。

  比如,根据协商对话会达成的共识,黄材镇加大环卫保洁力度,规范景区管理,强制清退污染型工业企业,在核心保护区,共清退非煤矿山5家、烟花鞭炮企业4家、砖厂18家、精灰厂20余家,对采树、挖树、伐林、毒鱼电鱼等行为进行专项打击等。

  与此同时,在这场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后,黄材镇群众参政议政热情显著提高。就在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后不久,7.1洪灾来袭,面对灾后的巨大损失,镇村两级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成员与村民代表运用民主协商技巧,共同探讨“如何利用有限的资金,科学有效地进行灾后重建”,并带头动员群众义务参与灾后重建。

  【记者观察】

  2017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协商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宁乡选择黄材镇作为推进民主协商对话会的第一场试点地。从6月24日的第一场民主协商对话会,到11月22日举行的第二场对话会——从形式到结果,这一在湖南未有过先例的社会基层民主协商形式在宁乡的实践取得了实效,宁乡县政协通过构建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进行的开放型探索,有着鲜明的样本意义。

  以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为样本内,可以看到,这是黄材镇社会管理的一次深刻变革。过去,和黄材镇一样,中国大多数乡镇的管理是党政单向管理,而黄材镇通过民主协商对话的形式,实现了双向互动——议题的提出和讨论自下而上,群众和党政领导之间双方进行交流,从而助推了基层政府改变管理模式。

  其次,这种基层民主协商对话会的形式充分展现了广大居民和群众的主体性。村民们的参政议政热情高涨,对涉及村民公共利益的问题采取公开协商讨论的方式解决,这进一步提前化解和防范了基层社会矛盾,并化堵为疏——为基层治理和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变革和气象。

  与此同时,黄材镇民主协商对话会是我省基层民主建设的一次开放性探索。从全国来看,基层民主在部分省已有实践,例如江苏、广东、浙江等,但在湖南是开创性的,尤其是成规模、有计划、有组织、制度化程度高的实践。

  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众人商量,这场民主协商对话会的开展,是我国人民民主的一次生动实践,亦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度自信的一次充分展现。(文史博览杂志社记者 黄璐 田园 通讯员 李雨璇 杨惠明)“